5.0

2022-09-02发布:

欧美综合激情五月丁香六月宅男的悲剧情人节

精彩内容:

      2.14,情人節。
  宋小山特意把自己打扮了一番,看上去爽利了很多,也更顯青春。其實宋小山的年紀不大,也就二十五,但是平時顯得過于嚴肅,老成有余,以至于大家第一次見面都會高估他的年齡。
  這是他和女朋友梅虹第一次過情人節,也將是第一個有人陪的情人節,對于他來說意義重大。爲了這一天,他也准備了挺久,不僅去買了玫瑰,而且也設計了一套行程,當然行程的最後目的地將是那一張位于藍海賓館的美妙的床。
  二個半小時後,他來到了梅虹的宿舍外。宋小山參加工作一年多,家裏也就小康水平,並沒有能力買車,只能坐公交車。每次來看女朋友的這二個半小時對他來說都是一種折磨。今天特別如此,隔段時間就要拿出手機看下時間,還往車窗上照照,自己的發型亂了嗎,自己的衣服是否合身……手裏拿著紅玫瑰的宋小山引得路過的婦女頻頻回頭,還不忘在身邊的男人身上扭一把,然後一片幽怨的眼神掃過,直把男人們酸死。
  宋小山對自己引起的關注十分滿意,看來這招對于象牙塔裏的學生們還是有一定的殺傷力的,可是心裏又不由懷念起學校的日子,也後悔當年沒有風花雪月一把。
  有時候,宋小山很羨慕梅虹,因爲梅虹還在讀研二,還是一個學生,不像自己在一個私企打拼,賺著可憐的工資,還怎幺也看不到前途,當年應該繼續讀研的,不過是不是可以回爐改造呢,宋小山經常如是想。可是他也就想想,他也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說不定這份工作丟了不稀奇,還落得浪費時間,然後再去人才市場投簡曆,每想到他又會一陣戰栗。然後他又會對自己說,我就是太喜歡安逸的人。
  其實,他就是一個宅男,是那種有吃有喝萬事不愁的宅男。
  可是,現在他有了梅虹,情況又有些不一樣了。
  梅虹是他兄弟李震的女朋友王霞的同學,一次在與李震兩口子吃過飯之後談起他的終身大事。李震的女朋友王霞就調侃著給他介紹一個,李震也就在一邊起哄,撺掇他。宋小山也估計孤單的太久了,想找個女朋友試試,架不住李震兩口子的勸,勉強答應下來。
  見宋小山答應下來,王霞就開始介紹梅虹的情況,生物系高材生,容貌堪比張柏芝,更難能可貴的是至今單身,只見不斷有男的獻殷勤,卻沒有任何绯聞。
  這時候,李震在邊上直流口水,兩眼放光,「哥們,有福啊!努力吧!那女的就是一極品啊!」
  王霞兩眼放出一道狠光,然後一聲淒厲的喊叫劃破酒店上空,把另外的客人嚇得直跳叫媽。
  「老婆……」這時候的李震就是一萎男子,妻管嚴。
  不過,宋小山倒是嘿嘿直樂,他相信李震的眼光,就如當年兩人同時看上王霞,可惜當年李震這厮動作犀利,而宋小山那時候更宅,才兩個回合就不得不敗下陣來,只能違心地祝福兄弟幸福長久。
  梅虹絕對是個才貌雙全德藝雙馨的女孩子,我還怕你配不上她。這是王霞最後的總結,也是對此次相親的擔憂。
  宋小山剛開始不以爲意,但是他看到梅虹的第一眼就相信了王霞的話,如果說用一個詞來形容的當時的心情的話——自慚形穢。
  梅虹目測身高一米六七,宋小山一米七五的個顯然有點不相配。而那精致端莊的五官,白淨潤滑的皮膚,足以讓一切黯然失色,那一頭如瀑布般的黑發曼舞飛揚,能牽動所有男人的視線,那一身素淨的休閑裝襯托出傲人的身姿,是一個天賜的尤物,卻又如此淑女可人。
  梅虹這幺出色,宋小山也非一般人,在剛開始的傷懷之後,就決定抓住機會爲一生的幸福奮鬥。他充分發揮宅男本色,把二十幾年的激情噴發出來,澆灌到這朵耀眼的牡丹花上,而他也居然順利的拿下了梅虹。
  李震兩口子爲此卻大跌眼鏡,那王霞覺得梅虹去相親已經是夠給面子了,而真的跟宋小山好上那簡直是比天方夜譚還稀奇百倍,可是事實如此,從此宋小山春風得意,對李震兩口子也是百般感謝,甚至拍著李震的肩膀說,「哥們,當年我讓你一個王霞,如今你還我一個梅虹,真講義氣啊。」直把李震說得想把宋小山大卸八塊然後跳樓自殺。
  這些其實也就是叁個月前的事情,叁個月後的今天他和梅虹要過第一個情人節了。
  宋小山擺弄了一下衣服,湊到玫瑰上聞聞,那沁人的香味能降低他的緊張心情,也能分散他對梅虹的思念。他看了一下表,四點五十,離約會時間還有十分鍾。
  他擡起頭望向宿舍樓的門口,這時剛好一群人出來,而宋小山一眼就看見了人群中的梅虹,她一身素雅的衣服卻仍然那幺耀眼,可以讓人一眼認出。
  今天的梅虹沒有畫過妝,但也經過精心打扮,這讓宋小山感到一陣滿足,可惜這也讓他沒有看出梅虹臉上那一閃而過的彷徨。
  「送給你的。」宋小山把花遞給梅虹,本來他准備一堆話來著,可是事到臨頭卻只是這幺簡單的四個字。
  「謝謝,很漂亮。」梅虹開心的接過花,本來有點低落的臉上也是出現一陣紅暈,到底在大庭廣衆之下接受一個男人的花,她也不是很習慣,有點害羞。
  「其實你更漂亮!」宋小山湊到梅虹的耳邊,低聲說道。
  「貧嘴!」梅虹不好意思了,但是對于男朋友的討好倒是非常喜歡的。
  「真的,再美的花也比不上你美,再香的花也比不上你香。」宋小山見梅虹的美態,更是發揮宅男本色,上杆子般的說起情話。
  「盡瞎說!」梅虹更不好意思了。
  「沒瞎說,都是心裏話。」
  其實宋小山還真沒瞎說,就在剛才看到梅虹的時候,他發現即使是玫瑰花也比不上她的美,而在他湊近她耳邊說話的瞬間,那魅惑的女人香更是讓他神魂顛倒。
  宋小山在海岸情人吧訂了位置,這讓李震羨慕了一陣子,甚至想用從王霞那兒獲取的女生私密跟他換,可惜事關人生大計宋小山當然義正言辭的拒絕,再說自己已經拿下梅虹又怎會在乎那點私密?
  海岸情人吧就在梅虹學校不遠,開這間店的老板瞅准了學生情侶這個市場,精心打造了這個學生情侶約會聖地,而在情人節這個重要節日,至少在十天前通過關系才有可能訂到位置,這也難怪李震羨慕,爲此李震也不知道受了王霞的多少白眼。
  牽著梅虹柔膩的手,漫步在熙熙攘攘的街上,感受到那些男人和女人羨慕的眼神,宋小山湧起的是一種驕傲一陣幸福。這樣的幸福感在他與梅虹好上之後已經不只一次的體會到了,而每次都能讓這個宅男神遊天外。不過這一次卻讓他回想起來了一個月之前的那個早晨,那個同樣的充滿幸福的早晨。
  那個早晨的前一晚,已經成雙成對的宋小山和梅虹兩人宴請李震兩口子。按李震那牲口的說法是對媒人的謝禮,宋小山對此呲之以鼻,不就是想剝削一下他的經濟嗎?宋小山揣測李震這厮是不是出現經濟困難,想通過他來援救一下。後來的情況倒是可以印證一二,不過他也不會再計較了,他甚至對李震感謝得淚流滿面。
  不過在那個晚上的宴席上,宋小山和李震兩人也不知道抽的什幺瘋,酒是一瓶一瓶下肚,兩個女人在邊上幹著急,怎幺勸都勸不住。結果是兩敗俱傷,兩個可憐的女人只能做起護草使者。而現實是,兩個女人並沒有實力把兩個男人架回去,所以就近去旅館開了房間。
  也稀奇的是,兩個女人把自己的男人架到了兩個房間,而當梅虹意識到問題所在想去和王霞商量,卻在她推開李震房門的時候,看到了不該看的場面,聽到了不該聽到的聲音,那兩口子居然已經赤身裸體上演武行了。梅虹「呀」的一聲趕緊退出房間,而那兩口子對這個不速之客居然沒有一點察覺,而後來梅虹對宋小山說起這事的時候,宋小山對李震直接鄙視,這厮吃我的喝我的,連和女朋友開房的錢都是我的。
  再說那個早晨,宋小山醒來的時候頭疼的厲害,這是宿醉的正常結果,可是當他感受到懷裏一堆軟肉的時候,腦袋「哄」的一下就被擊得一片空白。這是梅虹,赤身裸體的梅虹啊。
  只見梅虹烏黑秀發擋住了半邊臉,另半邊趴在他的懷中,但是他還能看見那端莊的臉龐,安靜的呼吸,柔嫩的身子在他懷裏有節律的起伏,而他的手第一次直接覆蓋在梅虹除手之外的身上,那柔膩之感直擊心靈,他的心在顫抖,他這輩子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這種感覺足以讓他一陣發麻,不知所措。
  昨晚發生了什幺?
  這個問題開始在他的腦中徘徊,但是宿醉的後果是反應遲鈍,甚至還有點失憶的感覺,這讓他有點痛苦。但是很快一個個片段湧現,逐漸組成一組畫面,他先是目瞪口呆,然後欣喜若狂。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幺!
  宋小山那個美啊,他已經想起了整個過程。
  當時的情況是宋小山渴了,梅虹就拿了杯水過來,他記得他一把把梅虹拉到自己的懷裏,那杯水把梅虹的衣服濺出一灘濕印,然後梅虹想把他的手掙脫,可是那時的宋小山哪容得梅虹的半點掙紮,他一下子用另外一只手抱住了梅虹的整個身子。
  「梅虹,我愛你!」「寶貝,我好愛你啊。」「梅虹寶貝!」……宋小山不斷地含糊地說著,甚至在把他的吻落到梅虹的臉上的時候,還不停的呢喃。
  「小山,你醒醒!放開我!」梅虹受不了宋小山的酒氣,努力央求著。
  可是,那時的宋小山已經慢慢被壓抑許久的欲望占據,他的手開始在梅虹身上遊離,他劃過梅虹柔軟的身軀,那種震撼之感一如早上給他的感受,不過那時候的他被酒精所麻痹並不能完全的感受。他不斷的蹂躏著身上的嬌軀,他伸進她的衣服裏,第一次握住了那偉大的神峰,早晨的他想起來那時候的感覺就是在雲中,在棉花堆中,可是那種感覺又豈有這對豐乳給他的溫暖和柔滑。
  當宋小山握住梅虹的雙乳的時候,梅虹慌了,她能感受到宋小山手上傳來的熱度,這讓她一陣酥軟,不應該這樣的,她想奮力的掙紮,想要擺脫宋小山的懷抱,「小山,放開我……」可是回答她的是宋小山的嘴唇,她的央求就這樣被徹底的堵住了。
  回想到這,宋小山呵呵直笑。
  喝醉酒的宋小山有點急,他要快速有力的占領女人的大本營。他胡亂的解開女人的褲子,一只手插進女人的雙腿間,撫摸那濕濕的溫熱的神秘之處。本來迷失在宋小山的濕吻中的梅虹一下子清醒過來,柔弱的雙手擒住宋小山的手,想阻止宋小山的搗亂。可是,這點微弱的反抗在宋小山進攻到神秘深處的時候被徹底化解。梅虹又一次迷失了,也徹底的迷失了。
  宋小山騰出手快速的脫去自己的褲子,此時還不忘激吻著梅虹,還不忘騷擾梅虹的秘處。當他哆哆嗦嗦的把自己的長槍對准目標時,看著已經被激情燃燒的迷迷糊糊的女人,宋小山感覺到了一種光榮,他掌握了戰爭的主導權,也將贏得戰爭的勝利,拔得這個女人的大本營。可是那時候的宋小山哪有這幺多的時間去感受,只是在早晨回想的時候,宋小山也覺得這是一次戰略性的勝利。
  溫暖,柔滑,緊湊。這是梅虹的秘處給宋小山的感受,這種感受給宋小山帶來巨大的沖擊,這是對他的神經的一次嚴重挑戰,當時的他一下子墜落到了神仙境地,墜落到欲望之海,他遊啊遊啊遊,就是沒有盡頭,他也不想上岸,在這個巨浪的溫床上,他只想死去活來。
  他感受著梅虹給他的美好,揉捏著梅虹的嬌軀,享受著梅虹的嬌吟,然後不斷的沖刺,他希望讓這美好的感覺來得更激烈。
  梅虹和宋小山同樣迷失在了這欲望之海,她努力的回應著宋小山,宋小山那不算強壯的身子在此刻滿足了身體的饑渴。她摟住男人的腰,淩亂的黑發遮住整個臉,喘息也有點混亂,在這個意外的迷亂之夜,她也沒想到能給她帶來如此的刺激。
  醉酒的男人和迷糊的女人就在原始的欲望中迷失了,單調的姿勢,重複的沖刺,卻給這對男女帶來了最強烈的刺激,他們在那沖刺的最高峰宣泄自己,簡直聲嘶力竭。
  宋小山的記憶在那沖刺的高峰戛然而止,他迷迷糊糊的抱住身下的女人沉入睡眠,而估計梅虹在激情過後也許太累了就在宋小山的懷中睡過去了。
  然後那個早上,那個抱著梅虹醒來的早上,他感到了無比的幸福,自己真的擁有這個女人,自己值得愛一生的女人,可是他真的沒有想過自己有沒有能力去愛。
  那個早上當梅虹醒來的時候,粉拳直往他的身上落,他也樂得接受。他想吻梅虹,可是人家嫌他臭。他想重溫一次,可是人家早就抱著床單跑去浴室。
  那個早上,更可笑的是,李震看到從房間裏出來的春光滿面的宋小山,把眼睛都瞪圓了,王霞也是挂著暧昧的笑。而宋小山看著他們傻樂,梅虹卻是很不好意思的低著頭,臉上又不知不覺紅了起來。
  「可惜,那以後就是沒有再來一次的機會。」看著街對面的海岸情人吧,宋小山感到一陣惋惜,他實在是很懷念梅虹那可人的身子,他很想在自己清醒的情況下再次擁有她,不過他看了一眼身邊的曼妙身姿,好像又是下定決心似的,「今晚,就在今晚!」
  「想什幺?笑成這個樣子。」梅虹很奇怪宋小山的臉上出現那種淫蕩的笑。
  「哦,在想今晚和你在一起真是太美好了!」宋小山自己都感覺一陣肉麻,以前自己也不這樣會甜言蜜語的,要不然連女朋友都還需要別人介紹呢。
  梅虹倒是不疑有他,只是對情人的話很受用,也許是她也想到這是和男人過的第一個情人節,想到男人送給她的花,想到男人的精心准備,也是會心滿足的笑了。但是她看著街對面的海岸情人吧又有點猶豫,然而知道自己拗不過男朋友的殷勤,只能跟著男人的腳步踏進情人吧中。
  海岸情人吧今晚的人很多,他們到的時候基本上都已經坐滿,但是沒有那種喧鬧之感,依然散發著一絲幽雅,這也正是海岸情人吧吸引人處之一。海岸情人吧的每個桌子都是隔開的,就是爲了特意營造那種情人的私密空間。宋小山訂的位置在一個水箱邊,能觀賞到水箱裏各種漂亮的魚,增加一絲情調。
  服務員特意給他們的桌上點了蠟燭,還不忘給他們推薦特色菜。宋小山速度的把服務員打發走了,這幺重要的時刻怎幺能讓服務員在這裏礙眼。
  「哈哈~ 」梅虹掩嘴笑了起來。
  「怎幺了?」宋小山看見美人笑,有點反應不過來。
  「你這幺急著趕服務員走幹嗎,你沒看他那可憐的樣~ 」「哦,當然是因爲你了,像你這樣的美人當然只能讓我親近了。」宋小山涎著臉,油嘴滑舌起來。
  「又貧嘴!」梅虹已經開始習慣宋小山的這一套,但是在心裏還是沒來由的一陣甜蜜,同時擡頭朝邊上張望。
  「瞧什幺呢?」
  「沒,沒什幺?」聽到宋小山發問,梅虹臉上一陣慌亂,趕緊收回目光。
  宋小山也朝梅虹看的地方瞧了一圈,但是沒有看到什幺稀奇的地方,他懷疑梅虹是不是怕在這裏遇到什幺熟人,感覺不好意思了。想到這,宋小山心裏又是一陣得意的笑。
  這時,梅虹的短信鈴聲響了起來。梅虹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然後緊張的擡起頭朝宋小山的身後看了一眼,接著眼神一呆,卻又立即低下頭把弄手機。
  一直在關注梅虹的宋小山感覺奇怪了,難道真的看到了熟人了,他回過頭看去,卻只看到幾個服務員在那,並沒有看到所謂的熟人,恩,奇怪了。不過就這一會,兩人的氣氛都有點沉默了。
  「今天這兒人可真多啊。」梅虹似乎意識到一些問題,然後開始找話題跟宋小山聊天。
  「那當然,今天的位置至少十天前就被訂光了。」說到這點,宋小山倒是感覺很自豪,爲了這一天他可是花了大工夫的,而能約得美人共同在此進餐他也是一陣滿足。
  可惜梅虹的短信鈴聲再次打斷了兩人的交談,梅虹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後拿起手機來,這時的宋小山有點恨發明手機的那家夥,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梅虹看完短信,卻是呆住了。
  「沒事吧。」宋小山覺得自己都快成了一怨夫,有了滿肚子的委屈。
  「沒事沒事。」梅虹連忙收起手機,「恩,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間。」看著梅虹轉身離去的身影,宋小山感到一陣無力,本來應該浪漫的氣氛卻是怎幺也營造不出來。不過很快他又振奮起來,有如此美人相陪,自己滿足吧,自己要加把勁才是硬道理。
  可惜隨著時間的流逝,宋小山鼓起來的氣在慢慢的消逝。在上第一個菜的時候,梅虹還沒有回來,宋小山看了一下時間,梅虹離開都快有十分鍾了。宋小山感到一陣擔憂,想去找她,卻又擔心放在位置上的東西,給她打電話吧,顯得自己太急躁了。宋小山無聊的看著隔間裏一個個親密的情侶,他有點不知所措。
  當服務員上第二個菜的時候,梅虹終于回來了。宋小山有點疑惑,可是他更驚訝于梅虹的美。梅虹淩波微步般朝宋小山走來,她的臉上現出一道道紅暈,而那雙眼也是柔情得似乎能滴出水來,而那雙豐乳即使在衣服下還能看出鼓鼓的噴薄欲出,宋小山所有的心思都已抛去,只剩下對這個女人的無限愛憐。
  如果說沒有這一段插曲的話,這個晚宴是非常成功的。宋小山發揮出了自己宅男本色,雖然他看出來梅虹有點乏了,但是梅虹應該還是非常滿意自己的表現的。他似乎覺得與梅虹的關系是更親密了,這對今晚的行動來說是個好兆頭。
  「我們回去吧,我有點累了。」在宋小山准備展開下一步行動之前,梅虹就首先建議道。
  「這……」對于宋小山來說這是個很大的大計,他有些猶豫,不想放棄這個早就安排好的夜晚,可是又看著梅虹那精致的臉龐,還有那渴求的目光,他的心又徹底的軟了,「也許她真的是累了。」
  「那我們回去吧。」宋小山有些無奈的答應了。
  「謝謝。」
  在回去的路上,兩人都有些沉默。宋小山是對失控的夜晚有些不知所措,而梅虹好像有些魂不守舍,好像在想什幺問題,眉頭緊鎖。
  兩人就在梅虹宿舍樓下分手,看著梅虹消失的身影,宋小山有些無奈的發現這個美好的夜晚沒了,這樣的好機會居然白白浪費了。宋小山有些懊惱,他不知道問題到底出在哪裏,也有些茫然失措。他就在梅虹宿舍樓下花壇裏的長凳上坐著,天氣還有點涼,他緊了緊衣服,卻又在那患得患失。
  「你怎幺過來了?」當一個嬌嫩的女聲傳來的時候,宋小山一陣激靈,這是……這是梅虹的聲音,她怎幺下來了,她在對誰說話呢?宋小山不笨的腦子一下子竄出一大堆疑問,然後一個可怕的想法占據他的腦子,而他也徹底的發蒙了。
  他透過樹叢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那熟悉的身影,無數次魂牽夢萦的身子在另外一個男人的懷中,梅虹把頭埋在男人肩膀上,是的,高挑的梅虹只到那個男人的肩膀處。但是,宋小山腦子頓時空白了,忽然憤怒了,這是我的女人。
  宋小山想立刻沖出去狠揍那個男人,不過此時梅虹牽住男人的手,向另一邊的樹叢走去,那裏比宋小山這邊的樹還密,而且更加隱蔽,絕對是男女私會的優良場所。
  此時無數的想法沖擊著宋小山,他不知道該怎幺處理眼前的情況了,作爲宅男的他這種事情從來都沒有經曆過,但是他一狠心還是快步跟了上去。
  當他再次看到梅虹和那男人的時候,梅虹就坐在男人的大腿上,宋小山感覺非常失望,因爲他看出來梅虹是自願的,她是安心愉快的坐在男人的腿上的。而那可惡的男人盡然伸出一只手在梅虹的衣服裏摸索。
  「輕點!」梅虹對男人的摸索有點不習慣。
  「半年了,我能控制住嗎?」男人不理會梅虹的怨言,繼續用力揉著梅虹的身子,從梅虹臉到脖子他都不斷的吻著。
  「恩,」梅虹居然呻吟了起來,顯然男人的挑逗起到了效果,「瞎說,你剛才不是已經有一次了嗎?」
  剛才?什幺剛才,剛才她不是一直都跟自己在一起嗎?宋小山感到很疑惑,不過很快就猶如一陣閃電擊中了他,他愣住了,剛才不會是在晚飯之前梅虹上洗手間的那段時間吧。想起當時梅虹那嬌翠欲滴的臉,那代表什幺,宋小山忽然感到一陣憤怒,原來他們在那會幽會了,而且梅虹也在「剛才」被這男的糟蹋了。
  宋小山感覺什幺東西破碎了,腳下也是一軟,把住邊上的樹才堪堪站住。
  「想我了嗎?」男人收住自己的吻,看著梅虹的臉問道。
  「想,好想你啊!」梅虹急切的回答。
  「想我哪了?」男人對梅虹的回答很滿意,又吻上了梅虹的耳朵。
  「恩,哪都想。」梅虹對男人的吻反應很大,仰著臉呻吟般回應,而月光落下,照在她的臉上,發出一輪聖潔的光暈,宋小山一陣癡迷,這個女人真美啊。
  可是宋小山又感覺一陣淒涼,兩人顯然不是初識,而且早已熟門熟路。這個男人比自己早占有了梅虹,而且現在還占據著梅虹的心。
  他想起那個幸福的早晨,他並沒有看到傳說中的落紅,但是他安慰自己,這個女人怎幺可能沒有過往呢,現在屬于自己就知足吧。他想起吃晚飯的時候,梅虹那慌亂的尋找的神情,看到短信之後的匆匆離去,然後是那樣的回來。這些現在都讓宋小山感到了迷惘,這個女人是屬于自己的嗎?
  男人顯然不滿足現狀,他把手伸進了梅虹的褲子裏,一下子就占據了要地。
  「嗚~ 」梅虹又是一陣呻吟,是那種滿足的饑渴已久的呻吟。看到女人如此的反應,男人臉上浮現出一絲笑意。這時候的宋小山很恨自己爲什幺會有這幺好的視力,他看到那個男人的笑就感覺一陣惡心。
  男人想把梅虹的褲子拉下來,這時梅虹趕緊拉住,「不要在這裏!」「沒事的,以前咱們不也來過嗎?」
  或許是想到以前的種種,梅虹放下手,反而抱住了男人的脖子。男人輕輕的拉著梅虹的褲子,梅虹也乖巧的擡了擡屁股,配合著男人的動作把褲子拉下。出現在宋小山眼前的那段如白藕般的大腿,對于他來說,只有在那個醉酒的夜晚,那個幸福的早晨看到過,可是現在梅虹卻大大方方袒露在另外一個男人的眼前。
  宋小山的喉嚨都要幹了,那種枯澀的感覺令他窒息。
  梅虹的褲子就這樣挂在腿上,而男人則撫摸著梅虹的大腿,很惬意的在那嬌嫩的肌膚上撫摸。
  「寶貝,我想要你!」男人提出了更加過分的要求。
  「不行,不能在這裏的,會被人發現的。」梅虹顯然不放心在這樣的環境中發生關系,但是她的矜持在男人的一陣濕吻之下徹底放棄了,任男人爲所欲爲。
  宋小山不禁想起那個醉酒的晚上,也是在他叁兩下攻擊後,梅虹就放棄了自己的防線,難道梅虹就是這幺一個敏感的女人嗎?可是想到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宋小山一陣黯然,他想沖出去打斷他們倆,至少也要制造出點麻煩來制止他們。那他怎幺辦?怎幺辦!
  而此時,那個男人已經成功的脫下梅虹的內褲,並且在梅虹的秘處不斷的扣弄,抱住梅虹的另一只手也環過身子撫弄梅虹的乳根。梅虹已經處于迷失狀態,男人給她的刺激使他忘卻了現在的環境,然後不斷的發出呻吟,渴求男人要她。
  「寶貝你真的是水做的啊!」宋小山望見男人從梅虹的私處拉出一條水線,在月光之下發出晶瑩的光線,他一時看呆了。而梅虹則害羞的躲到男人胸膛上,粉拳還不斷的落下,「就你使壞,就你使壞。」「哈哈哈……」男人開心的笑起來,這時連宋小山也不得不承認這個男人很有魅力,他掌控女人的能力足以讓女人迷失在他的懷抱。
  男人從褲子中放出自己的雄根,令宋小山驚呆的是梅虹居然不顧羞,握住男人的雄根,輕輕撸動起來。她可從來都沒對宋小山做過這樣的事情。
  「哦,舒服。」男人對于梅虹的服務非常滿意,發出一聲呻吟。
  「又這幺大了!」
  「那當然!」男人對自己的資本很自信,而他的確有自信的資格,宋小山跟他比較也自覺小了一圈。
  「來吧!」男人發出了最新的指令,顯然他也忍受不了這刺激了,想要展開一場白刃戰。男人雙手環住梅虹的腰,使她面向自己,梅虹則握住男人的雄根慢慢坐下。
  「哦!」男人和梅虹同時發出了一陣呻吟。而宋小山卻是徹底軟倒,完了,梅虹和那個男人結合了,宋小山覺得自己徹底失去了梅虹。
  「舒服。和你的小男人比怎幺樣?」男人戲谑的看著梅虹。可惡,宋小山悲戚的想道。
  「現在不要說他好嗎?」梅虹很不滿意此時提起宋小山,她用力抱住男人的脖子,身子不斷上下起伏,呼吸也急促起來。
  「呵呵。」男人倒沒有強迫梅虹回答,只是抱住梅虹的粉臀,配合著梅虹的動作,卻任由梅虹主動抽插,而自己把頭埋進梅虹的胸前,不斷的拱著。
  可憐的宋小山卻忍受著女朋友出軌的屈辱,還有那活春宮的刺激,他悲哀的發現另外一種禁忌的快感湧現,而自己的老二也豎起旗杆造反了。這個女人本來應該是自己的,今晚本來應該是自己享用她的身體的,可是此時卻是另外一個男人在恣意享用。宋小山狠狠的撸了幾下自己的老二,好像是一種發泄,可是更強烈的快感沖擊了他,令他舍不得停下自己的動作。
  「哦,我要到了!」梅虹居然這幺快就要高潮了,聽到梅虹的嬌吟,男人開始快速上下聳動,他要給梅虹創造更激烈的高潮。
  隨著男人的聳動,梅虹已經完全不能自己,呻吟也嘶啞了,就是抱著男人的脖子享受男人的沖擊,然後宋小山看到梅虹一陣哆嗦,癱軟在男人的懷中,隨後還不住的抽搐幾下。男人溫柔的抱住梅虹,在梅虹背上輕輕摸索,等回過魂的梅虹呼吸平穩,男人又叼住梅虹的香唇親吻起來。
  看著梅虹在別的男人的沖擊下高潮,宋小山的淚也不知不覺落了下來。這個還有點涼的天空下一邊熱火沸騰,一邊冷氣沖天,夾在中間的宋小山麻木了,那種心傷的刺激讓他似乎失去知覺。他把一腔怨憤宣泄在自己的老二上,可是奇怪的是,今天的他即使有這幺刺激的場面,他也沒有那種射精的感覺,而自己的老二沒有淫液的滋潤也有點疼了,這種疼更是刺激得他忘乎所以,他覺得這是對自己的一種虐待,一種懲罰。
  這時,梅虹和男人的第二輪已經開始。男人把梅虹反轉過來,這樣他的雙手可以抓住梅虹的雙乳,肆意的把玩。經過一輪高潮,梅虹已經有點脫力,只能微趴著身子,仍由男人激烈的沖擊。
  宋小山看見了梅虹的臉,那是一張陶醉的臉,是的,她在享受,享受男人給她的無限快感。但是,此時的宋小山看到梅虹的樣子不再感覺屈辱,反而感覺那種征服的快感。
  性器的碰撞聲,女人的呻吟聲,男人的喘氣聲,不斷的傳進宋小山的耳中,他可以看見性器結合處那晶瑩的閃光。他似乎能回到那個醉酒的晚上在梅虹秘處沖擊,而那種沖擊的快感開始出現在他的腦海中。而他感覺自己可以化身那個男人,肆意的玩弄梅虹,讓她欲仙欲死。
  梅虹弓起了身子,頭極力的向後仰,與男人的臉頰摩挲在一起,而男人雙手抱住梅虹的腰,開始專心快速的聳動。
  「給我,給我吧!我又要到了!」梅虹似乎又要高潮了。
  「寶貝,一起來,一起來!」
  男人也是快要到了,他開始加速聳動。宋小山也感覺到了高潮的來臨,那種種快感一陣陣襲來,然後自己的腦子一次次麻痹,似乎已經魂飛魄散。
  「啊!」梅虹的壓抑的嬌吟如斷線的風筝,剛呼出又戛然而止,那弓起的身子猶如放出箭的弦,哆嗦幾下後,徹底松了,然後癱軟在男人懷中,嬌弱的貼近男人的肌膚。
  「寶貝,我也來了!」在梅虹高潮後不久,男人最後幾下激烈的沖擊,然後在梅虹的身體裏放出子彈,用力抱住梅虹的身子只剩下急促的喘息。就在這時,宋小山感覺身體內的一條熱道湧動,然後那熱道沖破身體,飛出體外,宋小山腳下一虛,軟倒在地。
  「寶貝,舒服不?」
  「恩。」
  兩人說完這兩句後,一下子陷入了靜默,詭異的沒有一點聲音。然後兩人默契的穿好衣褲,接著卻又擁抱在一起。
  「想我了嗎?」男人問道。
  「想,經常想。」高潮過後的梅虹顯出無限的柔情。
  接著兩人又恢複安靜,頭靠頭摩挲起來。
  「那個男人?」聽到男人問起自己,宋小山又從空虛的麻痹中回複過來,想聽聽梅虹對自己的看法。
  「他是個好男人,如果以前沒有遇見你,我會考慮嫁給他的。」梅虹猶豫了一下,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不笨的宋小山聽出了話外音,頓時失望異常,原來自己只是一場空歡喜,抱得美人歸的人並不是自己。
  「那就好好珍惜他吧。」思索一陣後,男人小心的說道。
  聽到男人這幺說,梅虹一下子坐了起來,緊盯著男人的眼睛,宋小山也沒來由的一陣緊張。
  「呵呵,寶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況。」
  梅虹眼裏閃過一絲黯然,又癱軟在男人的懷中,卻是不知道在想什幺。
  「好了,天涼了,你也早點回去休息吧。」見梅虹這幅樣子,男人實在不忍心,就小心的建議道。
  梅虹卻不接男人的話,只是默默的站了起來。男人環住梅虹的腰,讓梅虹向他靠緊一些,然後向梅虹的宿舍樓走去。
  現場只留下癱軟在地的宋小山,只見他一雙淚眼呆呆望著他們遠去的方向,他不知道自己該幹什幺,他要去哪?梅虹不愛自己,她的心中只有別人,她的一切都是假象。他又搖搖頭,不,是自己從一開始就不能配得上她,是自己癞蛤蟆想吃天鵝肉。
  他搖搖晃晃站了起來,朝梅虹和那男人激情之地望了一眼,就顫顫巍巍的向遠方走去,街道上都是一對對親密的情侶,可是宋小山卻只剩下那路燈照射下越拉越長的身影與他相伴。
欧美综合激情五月丁香六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