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吻胸娇喘床震大尺度视频网站囚禁—地下室调教 1-10

精彩内容:

本篇最後由 ptc077 于 2020-3-2 08:09 編輯

 1、李希是公安大學畢業的,學的是刑偵本身也很優秀,而且親叔叔是市公
安局的領導,畢業後直接分配到了市公安局的刑警隊。在刑警隊工作五年了,業
務能力很強,也破了幾個大案、要案。由于親叔叔是領導,加上業務能力又強,
所以在刑警隊地位比較特殊,碰到趕興趣的案子就參與一下,如果想休息幾天也
沒人管他。

  李希,今年27歲,兩年前父母因車禍也去世了,給他留下了一套兩居室的
房子,和一輛帕薩特,外加幾十萬的存款。所以李希屬于有車有房父母雙亡的那
種鑽石王小五式的男人,很受姑娘歡迎,因爲受不了朋友同事的各種介紹,李希
也談了一個女朋友,是醫院的麻醉科的護士,小依。小依護校畢業一年,今年2
1歲,算是中上等樣貌,身材不錯,家裏不是本市的,條件和李希差的很遠,李
希又是公安,長得又帥,所以對李希愛的死去活來的,但李希找她主要是因爲不
願意各種相親。所以兩個人在一起,李希是絕對的強勢的一方,而且李希在公安
大學,對于心理學著實下了一番功夫,很會把握人的心裏,小依社會經驗又不足
,所以在很短的時間內,李希已經把小依玩弄于股掌之間。

  李希規定,由于李希是刑警,所以沒事的時候,小依決不能給李希電話,但
李希每周也會約小依一兩次,吃個飯,調調情,什麽的。也做做愛,但是李希很
喜歡絲襪高跟,每次都讓小依換上五公分黑色的高跟鞋,黑色絲襪,和李希做愛
,李希身體非常好,每次都會讓小依高潮兩叁次,神魂顛倒,異常滿足。

  但這只是表面上的李希,李希非常喜歡看日本的禁室培欲系列,美國的電鋸
驚魂系列的那種電影,有時也很羨慕比他大不了幾歲的金正恩,有的那個牡丹峰
樂團,所以在他的內心深處,一直想完全的控制幾個美女,供他一個人享用。正
好前兩年,李希他們刑警隊破獲了一個制毒販毒的團夥,團夥老大在執行死刑前
,李希又提審了一下他想找點別的團夥的線索,那個老大還幻想著活命,除了交
代了其他團夥的事情外,還告訴李希他又新準備了一個制毒場所,還沒啓用,是
一個居民樓的一樓,有一百多平方米,還帶個叁十多平的地下室。這個房子是用
一個從農村買來的身份證買的,這個團夥的老大對這個場所下了一番功夫的,說
是在地下室下邊又挖了兩層地下室,每層都有兩百多平,打算制毒,大幹一場,
但剛弄好這個新場所,還沒開始,團隊就被李希他們連窩端了。而且這個場所是
這個老大找的其他省份的施工隊,秘密弄的,自己團夥的成員並不知道。李希心
裏高興,問了一下具體地址,臉上確不動聲色,說這個信息由于和販毒制毒沒啥
關系,所以沒有什麽用,至于他說的其他線索,他倒是可以向上級彙報。

  其實李希心裏清楚,這個老大制毒販毒,數量太大,無論交代什麽都死定了
,果然,一周後這個老大就被注射死刑了。李希知道這個老大死了之後,便獨自
一人來到了那個老大說的那個房間,一看門鎖就是一把普通的門鎖,便拿萬能鑰
匙打開了房門。走進去轉了一圈,一看家居家電,裝修什麽的一應俱全,就是長
時間沒人住,有些灰。在一翻臥室櫃子,李希驚了,櫃子裏居然還放了五十多萬
的現金,還有這個房子的房産證,和一個身份證。李希拿起房産證看了看,房主
叫李大林,李希又看了看那個身份證,果然就是李大林的身份證,一個住址,是
臨省一個農村的地址。就知道,那個老大果然用了一個差著十萬八千裏的人的身
份證買的這個房子,而且還挺巧,也姓李,看身份證上的年齡還比自己小兩歲。

  李希往地下室走去,到了地下室,果然不大,才叁十多米。李希仔細檢查了
一下,看到折疊床下的地面上,有個邊長兩米左右的正方形蓋子。李希挪開床,
將那個蓋子打開,一看下邊是一個筆直的通道,通道壁上,有一個金屬梯子,李
希便沿著梯子,爬了下去。足足爬了五米左右才到了底部。正對著梯子的那邊的
牆壁上,有一個門,李希走過去,把門打開,李希發現,這個門居然開到了地下
暗室的頂端,門下又有一個金屬梯子,李希沿著梯子爬了下去。李希不禁驚歎,
這個毒販爲了制毒,真是下了血本了。

  李希仔細查看了一下這個暗室。這個地下暗室分上下兩層,每層兩百多平,
而且每層的層高都有四米多。而且爲了爲了通風,采暖,安裝了新風系統,空調
,和暖氣管道。暖氣管道接的是小區的暖氣管道。而且也通了水電,每層設有衛
生間,地下二層還有個設備間,專門有泵,拉的那些髒東西啥的直接用泵就泵到
了小區的排汙總管了。李希不禁一陣激動,這個房子只有自己知道,長久以來的
夢想,終于有機會實現了。

  李希又回到了地面上的房間,到了物業打了個招呼,說是自己弟弟的房子,
把物業費叫了,水、電、煤氣費、采暖費什麽的也都弄清楚了。李希正好就用這
房子裏的幾十萬現金,開始改造這個密室了。地上部分,李希首先換了個專業級
的防盜門,門鎖是指紋密碼鎖,無論從裏從外,都需要同時用指紋和密碼才能打
開。然後又把地下通道部分的兩道門,還有密室一層到二層的那道門(密室一層
到二層也沒有樓梯,也是在地板上有一個邊長兩米的正方形門,打開後延牆壁的
梯子下到二層地下),也都專門定做了又厚又隔音的門,門光鋼板就由五公分厚
,也都裝了那種內外既要屬于指紋,又要輸入密碼才能打開的鎖。然後在地下部
分每層天棚上各個角度,都裝了帶夜視功能的和聲音傳輸功能的高清攝像頭。在
密室的牆上比較隱蔽的部分也裝了幾個隱蔽性極強的針孔攝像頭。

  李希爲了萬無一失,又特意在每層的隔層都重新做了隔音,在地下無論多大
的聲音,有兩層隔音,又深入地下五米,上邊真的是一點聲音也沒有。李希又在
地下二層做了一排像牢房似的小房間,每個房間都是完全封閉的隔音的,門都需
要密碼才能打開。又做了一個像籠子一樣鐵柵欄一樣的房子當行刑室。旁邊還做
了兩個長寬高都一米五的格子間當緊閉室,在地下二層的牆上和天棚上很多地方
,都埋上了鐵環,留著栓鐵鏈子用的。李希是學公安的,對這一套都特別熟悉。

  李希確實是刑偵出身,特別謹慎,所有的東西,都是用李大林的這個身份證
買的,而且爲了保密,密室內的改造,也是自己一點一點弄好的,整個這個過程
,足足花了李希兩年時間。不過好在整個過程已經接近尾聲了。

  李希在改造密室的同時,已經開始物色人選了,最終要的要先找一個能管住
其他女孩的人,調教好了,便于李希統一管理。正好在一起掃黃行動中,李希發
現了一個合適的人選。這個女人本名叫吳燕,大家都叫她玲姐,出來幹這個的一
般不叫真名。這個玲姐和李希同歲,也是27歲,最開始在夜總會陪人唱歌,也
偶爾出出台,但玲姐沒做多長時間就發現其中的竅門,她發現當媽咪比自己做掙
錢掙的多多了,所以很快她就組織了幾個女孩拉了個團隊,自己做起了媽咪。因
爲頭腦轉的快,下手也狠,跟著她的女孩越來越多,二十二叁歲的時候在一家夜
總會就管了幾十個女孩。一般在夜總會陪唱陪喝酒的女孩,是否出台都憑資源,
但跟玲姐的女孩必須出台,不出台玲姐上去是真揍呀,但跟著玲姐確實也比跟其
他的媽咪掙得多。後來玲姐又帶著這些女孩跳槽到本市規模比較大的一家夜總會
,玲姐還有一些股份,是作爲小股東過去的。

  在這次掃黃行動中,李希他們隊把這個夜總會給端了,把包括夜總會負責人
、玲姐還有幾十個陪酒女孩都給拘留了。李希早就聽說過玲姐的名字,這次可看
到真人了,咋一看還挺有氣質的,不像一般的陪酒女孩或者是傳統意義上媽咪,
有點像在寫字樓上班的白領,穿著一套黑色的套裝,踩著一雙很正常的黑色的高
跟皮鞋(瓢鞋)。身材不錯,身高在165,胸不是特別大,C罩杯左右,一雙
腿看起來倒是挺修長的。審她的時候,李希也在,頭腦還挺清楚,應對也都不錯
,李希當下就覺得,她是一個特別合適的人選。這種行動在公安也算正常了,也
不是什麽大事,對一般女孩一般都是交了罰款就可以出去了,對于玲姐這種媽咪
無非就是罰款多點,拘留個15天一般也就放了。

  李希趁著玲姐在拘留的時間,查看了玲姐的手機,一看這是個新手機,不丟
不壞至少也能用個一兩年時間。李希就在這個手機上裝了監視軟件,這個軟件既
能監聽,也能定位,又能同步把微信短信同步傳到李希的電腦裏。

  2、玲姐出去後,李希就一直監聽玲姐的手機,通過監聽李希對玲姐的情況
了若指掌。出去以後,玲姐又找了一家新的夜總會做了媽咪,因爲手上女孩資源
多嘛,但是之前租的房子一直沒換,那個房子是春節到期,玲姐計劃春節前把房
子退了,東西寄存在一個姐妹家,春節後從老家回來在新的夜總會旁邊租一個房
子,再把東西搬過去。李希覺得這是個絕佳的時機,如果人突然失蹤了,房東也
要找呀,真好趁春節她從老家回來的時候,是個最佳時機。而且通過監聽,和查
公安的檔案,李希知道玲姐家有姐妹四個,她是老叁,平時和家裏溝通不多,最
多也就兩叁個月和她媽通次電話,她和家裏說她在外邊做生意,平時也比較忙。

  李希的密室在春節前也基本弄好了,過了春節,李希知道玲姐做火車回來的
時間,也知道她姐妹家的小區,而且李希也踩過幾次點了,也查過公安局的信息
,她姐妹家的小區不是高檔小區,整個小區就前後兩個攝像頭好使,單元門口的
攝像頭早就壞了。玲姐回來的當天,李希提前把他自己黑色帕薩特的車牌換了副
假的牌照,提前停進了小區院裏,就等著玲姐回來了。

  果然等了不到一小時,李希看玲姐的手機定位,已經快到小區門口了。他從
車裏走了出來,手裏提著一個高壓電棍,在單元門口附近的一個角落裏等著了。
不多時,玲姐拎著行李走了過來,剛要進單元門,李希一電棍就頂在了玲姐的腰
眼上,高壓電可不是鬧著玩的,玲姐一下就魂了過去。李希扶著玲姐,把玲姐扶
到了車上,又把她的行李放到了後備箱。李希之前讓他女朋友在醫院拿了一針麻
醉針,說是審犯人要用,李希把麻醉針也給玲姐打了進去。電棍電的話半個小時
左右就會醒了,這針麻醉針進去,至少要昏睡四五個小時。

  天色已晚,索性整個過程,小區裏都沒人出來。李希將車開出了小區,徑直
將車開到了密室的那個小區。然後把玲姐扶到1層,將行李也拿了進去,她用玲
姐的指紋將玲姐的手機按開,直接給玲姐的那個姐們發了個微信「我臨時有事,
和朋友出國做點生意,行李先放你哪一段時間,謝了姐們。」然後又給她姐們用
微信轉了5000元錢。然後給玲姐的老板發了條微信,辭了個職,也說出國做
生意;又給玲姐母親也發了條微信,也說出國做生意,回國再給她媽電話,又用
微信給她母親轉了50000元錢,讓她母親先花著。然後就將玲姐的手機關機
了,電話卡也拔了出來。李希估計這幾個人就算一時起疑,也不至于瘋狂的找了
,等過幾個月,想找,線索早就沒了,就算報警,最多也就是登記一下,只能按
失蹤人口處理了。

  李希回頭一看,玲姐還暈著呢,睡的也很死。李希將玲姐所有的衣服全都扒
光了,然後在玲姐的行李裏找了件小睡裙給她穿上,睡裙比較短,稍微往上一撩
,屁股就能漏出來。李希改造這房間的時候,讓房間的溫度,無論地上,還是密
室,都保持在恒溫25度,就算不穿衣服也不會冷。李希又摸了摸玲姐胸部,胸
雖然不是那麽大,但也不算小,手感也不錯,乳頭還挺敏感,稍微一碰就硬了起
來。李希給玲姐穿好睡衣以後,就把玲姐扛到了密室的二層,直接把玲姐扛進了
最把邊的房間裏。

  李希就向對待犯人一樣給玲姐帶上手铐子,又用一個鐵鏈子穿過屋頂的吊環
和玲姐的手铐子,把玲姐吊了起來,把那個鐵鏈子也鎖上了。李希將高度調到正
好玲姐的稍微墊起來一點腳的高度。這個方法最是熬人,時間長了要不然腳就酸
的受不了,要不然手腕子就勒的受不了。就李希經常審犯人,知道怎麽樣才能以
最快速度讓犯人的心裏崩潰。李希又給玲姐帶了一個眼罩,在眼罩外邊,又帶了
一個頭套,頭套也比較緊,只有嘴是漏出來的,鼻子處有幾個小眼,這樣無論怎
麽掙紮,眼前都是一片黑暗。人的眼睛看不到,心裏的安全感會更差,精神上更
容易崩潰。做完這些,李希一看,也差不多晚上10點多了,想想今天還是自己
的夜班,出去將幾道門鎖好,把車牌子換了,就回單位值班了。

  再說玲姐,過了幾個小時就醒了。然後就發現自己被吊了起來,而且手腕勒
的特別的疼,趕緊下意識的把腳墊了起來。而且發現頭上套了一個東西,什麽都
看不到,只有嘴的部分是漏在外邊的,她下意識的大喊救命起來,聲嘶力竭的喊
了十幾分锺,也沒有任何反應。又大聲的問旁邊是不是有人,有人一定要出聲呀
,也沒有任何反應。玲姐心裏害怕,一邊哭又一邊喊,足足折騰了兩個多小時,
還是沒有任何反應。玲姐實在是太難受了,腳踮起來時間長了,疼的不行,如果
腳稍微松勁,雙手就要使勁拽著那條鐵鏈子,時間長了手也疼的不行,就還得換
腳使勁,如果手腳都疼,勁一松,手腕子就開始吃勁了,卡的手铐子裏也疼的不
行。用這招對付犯人,那些慣犯都受不了,何況是玲姐了。但李希還是手下留情
了,吊的不是很高,玲姐只需要稍微踮腳就可以保持平衡了,如果是讓腳尖微微
著地的那種吊法,玲姐一個小時都受不了。

  就是這樣,兩個小時過後,玲姐也是實在受不了了,玲姐開始求饒了,「求
求你了,放我下來吧,要多少錢我都給你」,「讓我做什麽,我都願意呀」,「
如果我得罪過你,讓我怎麽補償你都行呀」,不斷的求饒,也沒有任何反應,玲
姐徹底崩潰了,就盼著有個人能來,做什麽都行,有人來就好了,又折騰了兩個
多小時,玲姐實在累的不行,昏睡了過去。這一切李希在手機上,連接著密室的
監控都能看到,和聽到,李希微微一笑,收拾人還是比較簡單的。

  到了早上六點多,李希看沒啥事了,給一個哥們打了個電話,交接一下,就
先走了。李希有回到了密室,打開門,看玲姐已經昏睡了過去,就推了一下。玲
姐一下就醒了,大聲問道,「你是誰?爲什麽把我綁到這裏」,李希拿電棍,往
玲姐腰眼上一頂,釋放了一個稍小電的電流,玲姐渾身抽搐,一陣鑽心的疼痛。
「媽的,還跟我在這裏裝橫,到了這裏就得聽我的,把他媽兩個腳劈開!」李希
大聲喝到,看玲姐稍一遲疑,又是一電棍頂在了腰上,玲姐又是一陣抽搐。「快
點劈開!」,玲姐心裏早就崩潰了,又怕這電棍再電自己,趕緊就把兩條腿劈開
了。李希知道,開頭很重要,直接決定能否在精神上完全控制住她。玲姐把腿劈
開後,李希把手直接伸到玲姐的兩腿之間,先摸了摸兩邊的大腿根,緊接著摸到
了那條縫上,「大哥,你隨便摸,你不能先把我放下來呀。。。。。」「啊!」
玲姐還沒說完,李希又是一電棍。「沒讓你說話,一點聲都別給我出,聽到了嗎
?」玲姐趕緊點點頭,大氣都不敢出一下,一動也不敢動。李希的手又摸到了玲
姐的私密地帶了,沿著那個縫向上,直接摸到了一個小豆,李希便揉搓起那個小
豆來。玲姐的陰蒂相當的敏感,偶爾自慰時快到高潮時自己也是直接刺激自己的
陰蒂,被李希一摸,從下體傳來一陣陣電流直沖腦際,淫水很快也泛濫了起來,
「還挺騷」,李希說到,「說,我是個騷貨!」,「我是個騷貨」玲姐不敢不聽
,只能重複,「舒服就叫出聲來吧」李希又道。玲姐「嗯嗯嗯,嗯嗯嗯」的呻吟
起來,李希的手還在不斷的揉搓著玲姐的陰蒂,玲姐也一直「嗯嗯嗯」的呻吟著
,下邊的水也越來越多,順著大腿根,不斷的流了出來。突然,李希覺得玲姐的
雙腿一緊,知道玲姐馬上要高潮了,手突然抽了出來。玲姐覺得一陣空虛,馬上
要高潮了,就差一點,那小穴還微微張合抽動著。「想高潮,沒門,以後沒我的
允許,表現不好,你是不能享受高潮待遇的,小騷貨!」李希冷笑道。「說十遍
,我是小騷貨,我想淫蕩的高潮!」,「我是。。。」「大點聲!」李希喝到,
「我是小騷貨,我想淫蕩的高潮」,「淫蕩的,哼哼著,大聲說!」李希又喝道
,「我是小騷貨,嗯嗯,我想淫蕩的高潮,嗯嗯嗯」……「嗯嗯,我是小騷貨,
嗯嗯,我想淫蕩的高潮,嗯嗯嗯」玲姐不敢怠慢,一邊哼哼,一邊把這句話重複
了十遍。

  李希這也是心裏暗示的一種,他要把玲姐的反抗思維,一點點的擊潰,對待
犯人時,爲了讓犯人招供,有時也反複強迫犯人大聲朗讀「人生豪邁,大不了重
頭再來」。都是一種效果。李希看玲姐聽話的反複讀了十遍,「小婊子,學聰明
了,這回還挺聽話。」「是不是一直沒解決大小便,解決一下吧」李希說了,從
那邊拿過來一個桶,放在了玲姐劈開的雙腿下邊。「我不想大便!」「那就小便
!」,李希說道。看玲姐還沒動,玲姐一宿都沒尿尿,其實已經憋的很難受了,
剛才那幾下電棍電的差點沒失禁。玲姐雖然看不到眼前的男人是誰,但是在陌生
人面前尿尿,還是挺不好意思的。「是不是想讓我用電棍把你電失禁了!」李希
又喝到。玲姐害怕,只好把心一橫,尿道口一松,尿液就噴了出來。 吻胸娇喘床震大尺度视频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