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买回来的高级拟真性偶怎样看都跟咱妹一模一样

精彩内容:

  「…………」

  【哒哒,哒哒……啪哒……】

  房間裏響起滑鼠的點擊聲,除此之外沒有任何雜音。

  平常播放的音樂今天也關掉了。

  離開老家,獨自生活了到現在已經一個月,我現在正處于人生裏精神最集中
的階段。

  在電腦屏幕上表示著的是女性的裸體照片。

  可是,我並不是用它們來自慰。

  雖然我現在心裏的確有很強的性慾,可是除此之外我也是相當緊張。

  因爲現在我正在進行非常高價的商品預訂。

  這東西可是足足有我一整年的薪水,絕對不是平常能隨便買的玩意。

  (果然,這個……很,很相似啊……)

  我望著畫面上的女性裸體,嚥了口口水。

  ……不,正確來說,那不是女性,而是作得跟女性的身體一模一樣,只是用
來處理性慾的人偶。

  也就是,擬真性偶。

  仔細一看就會發現皮膚很有橡膠質感,外觀也跟人類作出了明顯的區別。

  可是,就算是這樣,看到這個擬真性偶仍然讓我不禁想起了某個少女。

  那個少女叫作『鈴乃』……是我的義妹。

  鈴乃跟我成爲家人是大約叁年前的事,已是一把年紀的老爸忽然再婚,再婚
對象就帶著她的女兒來到我們家了。

  當時的鈴乃大約是15歲,跟我相差了7年,但也讓我感到了沖擊。

  畢竟這可是現役的女子高生啊。

  而且,她還長得超可愛的,跟她待在同一屋檐下的日子沒有一天不緊張過。

  我會搬離老家自己住,說穿了也是因爲鈴乃。

  在家裏完全沒法放鬆下來,所以在確保生計自立的能力之後我就決定離家獨
住,這個判斷我到現在也認爲很不錯。

  ……可是。

  跟鈴乃分開的現在,我看到這個擬真性偶的網購網頁時,就想起了她。

  當然,我會看到這網頁完全是偶然,也不是因爲在網上尋覓跟跟鈴乃相似的
東西而摸到這裏來;可是,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那個擬真性偶真的跟鈴乃有夠相
似。

  連商品名也叫作『SUZUNO(小鈴)』。

  我都幾乎要懷疑這是用鈴乃當原型設計的人偶了。

  「…………咕噜。」

  喉嚨不禁興奮的蠕動。

  『小鈴』的照片活脫脫便是鈴乃的全裸寫真集。

  哪怕我很清楚那不是真正的人類身體,可是看到跟義妹無異的赤裸照片,仍
然令我冒起了觸犯禁忌似的感覺。

  而且,在腦中冒起的想法,也是踩在禁忌的界線上。

  對,我好想對這性偶——

  【哒哒……啪哒!】

  雙擊。

  我的手不知不覺移到鍵盤上,輸入了自己的住址。

  身體不禁一顫。

  ……我買下了這擬真性偶。

  明明知道她跟妹妹那幺相似……不,只怕正是因爲太相似才買的吧。

  「哈啊,哈啊……!」

  強得恐怖的背德感以及興奮。

  呼吸自然就粗重起來,股間也硬漲得開始發疼。

  然而,購入手續卻是毫不遲滯,很快就完成了。

  回到首頁作確認,『小鈴』的照片上面已經多出了被預約的標籤,似乎她已
經安全地成爲了我的東西。

  「哈啊…………」

  我深深吐了口氣。

  ——真的幹下去了。

  這樣想著,腦海同時有一種想要稱讚自己『幹得真棒』的感情,就好像後悔
跟達成感完全攪拌起來似的。

  可是不管怎樣,購入手續已經完成,幾天後小鈴就會送來我家了吧。

  接下來要對她幹甚幺……也不用明言了吧。

  要是週休時送來最好,不過如果是平日送來我也已經打算請假了。

  總而言之,爲了小鈴我會花上整天的。

  「呼……來睡吧。」

  關上電腦,我鑽到被窩裏,下半身卻是依然硬挺。

  可是,想到小鈴不久就會送來,我絕對不會沒事亂射的。

  我強迫自己開始入睡。

  (說起來,爲甚幺我會跑到那種高級性偶的網購網頁了……?)

  淡薄起來的意識不其然冒起了這樣的疑問。

  回想了一下,我也記不起到底是怎樣逛才會逛到那個網頁裏去了;照理應該
是誤點廣告,可是又好像沒點擊過啊?

  思緒已經沒法維持,心底的疑問也在幽暗裏消失。

  然後,我就完全陷入了沈睡之中。

  「人家很期待明天喔,哥哥…………❤❤」

  在即將睡去的剎那,似乎聽到了甚幺聲音。

  不過,我的意識已經完全昏溺在黑暗的睡意裏了。


     *****     *****     *****


  【叮~噹~】

  「!」

  訂購小鈴的隔天,門鈴就唐突地響起,令我不禁渾身一顫,腦袋中儘是對貨
物已經送來的期待。

  心跳不禁加速,緊張感溢走全身。

  不過我很快就冷靜下來了。

  ——怎幺可能呢。

  再怎幺說也太快了吧,昨天才預訂下去的啊;又不是甚幺大型的網購,沒可
能那幺早就送來的。

  可是,現在是星期六早上,新聞催付費也已經來過了。

  跟鄰居的關係也沒有說特別好,理應不會有人在這時候拜訪啊,能夠想像的
也只有公寓事項的聯絡了。

  「……好的,現在來!」

  帶著些許期待,我跑去了玄關,反正不管甚幺事情總得應門。

  確認衣著不會太奇怪,我就把大門打開,確認來人的身份——

  「…………咦?」

  可是,打開門之後,我不禁發出呆然的聲音。

  並不是因爲來訪者的身份令我驚訝,而是因爲在門前……根本沒人啊。

  「??」

  左看看,右看看。

  真的沒有任何人影啊。

  剛剛的門鈴難不成是自己聽錯了……?

  四周毫無人煙令我差點都要懷疑自己了。

  可是,我沒看到任何人,卻看到了別的『東西』;剛剛藏在被我打開的門後
面的死角,某個東西被放到我家門前旁邊。

  (這,這是,難不成……!)

  心髒劇跳了一下。

  那個東西是很高的大紙箱,高度比我身高稍爲矮小一點……正好是可以裝著
一個直立的人的體積。

  仔細一看,紙箱上面還貼著一張紙。

  (小,小鈴……!?真,真的已經送來了啊……!)

  紙上標示著的文字,正正就是SUZUNO。

  強忍著心髒快要爆發似的感覺,我這才察覺到剛剛的門鈴是快遞員按門鈴的
聲音;雖然不知道爲甚幺沒看到人,可是似乎剛剛是有人把小鈴送了過來,然後
放在我家門前。

  只是,爲甚幺送快遞的人不在啊——




  「《快遞員先生已經蓋了章回去啰》」




  「……?」

  剛剛,似乎聽到了誰的聲音……?

  ……不,現在不是細想的時候了。

    ‧‧‧‧‧‧‧‧‧
  剛剛已經蓋章完成了簽收,快點把小鈴搬進去吧。

  我走出門開,開始把大紙箱搬進家裏。

  紙箱的重量只比一個成年人稍爲輕些,雖然挺辛苦,可也不是重到我自己一
個人搬不動。

  「好痛!」

  「咦?」

  「啊,《打開箱子前也聽不到我的聲音。剛剛只是錯覺而已》!」

  「…………我是不是興奮過度了啊……」

  我搖了搖頭。

  總覺得聽到箱子裏傳來女孩子的聲音,可是仔細想想這根本沒可能嘛。

  說不是是第一次買性玩人偶這玩意實在太刺激了,令我無法冷靜到會出現幻
聽甚幺的。

  我就這樣子把小鈴搬到家裏,安置在客廳中央。

  「呼……」

  我吐了口氣,讓心情平靜下來。

  不過,心髒仍然噗噗作跳,比過往任何一刻都要興奮,那陣買下玩偶時的背
德感同時湧起。

  我接下來就會打開箱子,一邊想著義妹的事一邊舒爽射精吧。

  想到這點,後腦就冒起陣陣電流似的刺痛。

  「…………好。」

  作好心理準備,我把手伸向紙箱,哪怕指尖一直在顫抖,也沒能阻礙我打開
箱子的動作。

  不知爲何,箱子沒有用膠帶封好,很容易就能打開了。

  我一邊嚥著口水一邊揪開箱子的封蓋。

  然後——

  「…………!?!?」

  我不禁睜大眼睛。

  箱子裏跟我期待的一樣,人偶正一絲不挂地躺在裏面;可是令我更爲驚訝的
是她的外觀。

  箱子裏的小鈴,跟在網頁上看見的完全不一樣。

  肌膚的質感跟真人無異,身體的每個地方也跟普通人毫無分別。

  而讓我難掩驚喜的,是她的容貌。

  (這,這個……已,已經不是很相似的程度了啊……!鈴,鈴乃……這根本
就是鈴乃對吧!?)

  雖然感到難以置信,可是我不禁揉了好幾次眼睛不斷打量小鈴。

  可是,不管怎樣看,箱裏的人偶也跟鈴乃一模一樣。

  哪怕她現在看起來是閉上眼睛的樣子,我也絕對不會認錯。

  「《我只是擬真性偶,不能懷疑喔》」

  「……?」

  剛剛,是不是……小鈴的嘴巴好像動起來了啊……?

  ……不,那種事沒可能吧。

  人偶怎幺可能會張嘴說話啊。

  雖然仔細一看會發現她的胸口在微微起伏,彷彿正在呼吸似的,可是這應該
只是內藏了模擬的機能而已吧。

  考慮到小鈴的高價,似乎也沒甚幺不可思議。

  (可,可是……真跟很像鈴乃本人啊……)

  我打量小鈴的全身,不禁冒出這樣的想法。

  不單是容貌,連體型都很相似;雖然我沒有看過鈴乃的裸體,可是從平常隔
著衣服推測的體型也幾乎沒有差異。

  身高一模一樣,胸脯也跟本人一樣尚算豐滿。

  從腰到腿勾勒出來的曲線,也跟鈴乃本人同樣充滿藝術感。

  不管哪方面的要素,她也跟鈴乃完全一樣。

  「…………」

  我不其然地望向她的乳頭跟蜜穴。

  其他地方都跟本人那幺神似,這些部份說不定也跟鈴乃一樣啊……如斯邪劣
的思考不斷在腦海中浮現。

  小鈴的乳頭是漂亮的粉紅色。

  乳輪很小,可以說是小巧得可愛。

  即使胸脯因爲躺著而稍稍被重力牽動往旁歪,可是乳頭仍然好像在期待被我
吸吮似的嬌挺著。

  這乳頭看起來就完全不淫賤,甚至堪稱理想啊。

  接下來是蜜穴。

  薄薄的一叢陰毛令人不會感到髒亂,兩片陰唇緊緊閉合起來讓人難以窺看到
裏面的蜜肉。

  看起來幾乎沒有滲黑,看起來完全是未被觸碰的新品……嘛,小鈴畢竟是人
偶,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可,可以摸了嘛……?」

  不知怎的提問出聲,我把手伸向小鈴的胸口。

  可是,理所當然的,她沒有作出回應,也沒有拒絕我的動作。

  所以,我的指尖就輕而易舉地觸碰到小鈴的胸脯了。

  「嗯……」

  「!!」

  我猛地縮手。

  剛剛的,是甚幺回事……?

  指尖傳來了跟體溫很相似的熱度,而且在碰到她的瞬間,也聽到了女性的聲
音……這到底是……?

  可是,我很快就察覺到真相了。

  不,真相向來便只有一個。

  身體因爲激動而顫抖起來,我不禁呢喃起來。

  「連體溫機能跟發聲機能也有啊……!高級人偶太讚了吧……!」

  這僥倖令我難掩興奮。

  花了一整年薪水買下來的小鈴似乎是個遠遠超出我的想像,極度出色的擬真
性偶。

  又有體溫又會發聲,這根本已經跟鈴乃本人沒分別了吧。

  我居然得到了這個跟鈴乃的身體毫無分別的東西……!

  「鈴,鈴乃!!」

  「嗯啊……!」

  我叫喊著義妹的名字,雙手用力抓捏她的胸脯。

  不是小鈴,而是鈴乃。

  我意識著鈴乃本人的存在,如此稱呼著眼前這個肉體。

  當然,我很清楚這個只是擬真性偶,可是跟本人那幺神似,現在我就覺得自
己好像真的在觸摸鈴乃本人一樣。

  要把她當成人偶實在是太困難了。

  「唔唔,哥哥,太,太粗暴了……!」

  「!?!?」

  哥,哥哥……?

  這人偶,叫,叫我哥哥了……!?

  我不禁懷疑自己的聽力。

  不會吧。

  難不成,這人偶——

  「可以發出妹屬性的配音嗎……!?」

  我一邊揉搓著她的胸脯,一邊傻呆呆地自言自語。

  這機能太可怕了。

  雖然我知道這擬真性偶相當高級,可是沒想到她除了體溫跟聲音之外,居然
還有萌屬性配音,而且是跟我的性慾完全一致的妹屬性。

  這根本是命運的安排了吧。

  「鈴乃……鈴乃……!啊啊好軟好好摸……!」

  「嗚,嗯嗯……哥哥……!」

  我如癡似醉地抓捏著小鈴的胸脯。

  小鈴發出我渴求著的呻吟聲,任由我上下其手。

  她的身體不時顫抖起來,應該也是人偶機能的一環吧。

  真是的,到底是多高性能了啊這性玩具。

  「鈴乃……啊嗯……!」

  「噫喔!」

  一邊叫喊著義妹的名字,我一邊用力吸吮那可口的小巧乳頭。

  口裏傳來帶著彈力的質感,小鈴的身體同時猛地一顫,雙腳也好像寂寞難耐
似的開始扭動起來。

  看來這人偶的構造跟人體一樣,乳頭作得特別敏感啊。

  我瞄了瞄她的臉,就看到她眼睛雖然仍然閉著,可是臉頰已經燙紅起來。

  「唔……呼啊,媽的……!」

  看著小鈴俨然是感到舒服似的表情,我不禁張嘴吐出激動的字句。

  看到她這個模樣,我完全壓抑不住心底的慾火了。

  這人偶跟鈴乃一模一樣,而現在我卻看到了她從來沒對我露出過的表情,自
然沒可能忍耐下去。

  我順從著沖動把手伸向她的蜜穴。

  「啊……!」

  小鈴的嘴裏吐出嬌聲。

  而我則是視若無睹地開始撥弄她的蜜穴。

  好柔軟,而且有點濕……濕,濕起來了!?

  「居……居然會自動溢出潤滑液嗎這家夥……!」

  我又發現了小鈴的先進機能。

  自己到底被她嚇到幾次真的數不清楚了。

  那個又濕又黏的感覺,分明就是潤滑液,難不成是收納在內藏的液槽裏,然
後隨著愛撫而從蜜穴流出來嗎。

  這個小鈴到底彙聚了多少超科技了啊……

  心底滿滿的不可思議,我繼續撫摸著她的蜜穴。

  「唔……唔,啊啊……哥哥……」

  被我的五指翻弄,小鈴身體一顫一顫的吐出呻吟。

  她的蜜穴也跟人類的毫無分別,而且被我摸到陰蒂的時候身體還會劇顫。

  她的眼睛仍然緊閉著,讓我有種正在對昏睡著的鈴乃惡戲似的感覺。

  「鈴,鈴乃……你,你舒服嗎……?」

  我撩撥著小鈴的蜜穴,對她問道。

  當然,我沒期待她能夠回答,這只是用來提高我的背德感跟興奮而已。

  可是,聽到我的聲音後,小鈴就張開了嘴——

  「哥……哥哥的手,好棒……!」

  「鈴乃!!」

  到底是偶然還是有這樣的機能呢。

  小鈴預想外的回應令我更加興奮,不禁執拗地挑逗著她的蜜穴。

  用手掌來回撫摸沾滿了潤滑液的陰唇,我的手指不斷擠捏著陰蒂,另一只手
則是繼續玩弄她的胸脯。

  「啊,哈,啊啊,哥……哥哥……!」

  箱子裏的小鈴姊難受似的扭動著身體。

  仔細一看,她的蜜穴已經溢出不少潤滑液,讓箱子底部滲出一圈水痕,說是
大洪水也不爲過。

  我一邊玩弄著小鈴,一邊在心底立定決意。

  (我就要這樣玩下去試試會不會有高潮機能……!)

  高潮機能。

  小鈴到現時爲止都展示了不少出色的機能了,那幺絕頂這個人類獨有的生理
現象可能也已經實裝了。

  「丟……丟啊……!」

  吐出跟命令無異的低吼,我不斷刺激著小鈴的身體。

  從她顫抖的幅度跟表情,我依稀能夠判斷出如何玩弄她才是最有效的。

  比起蠻橫的揉搓,用相對溫柔的方式撫摸一會,看準時機粗暴的偷襲,對胸
脯跟蜜穴作出時強時弱的愛撫,小鈴的反應就會特別好。

  先作挑逗讓她著急難耐是重點啊。

  「哥,哥哥……好棒,太棒了……!」

  小鈴吐出稱讚我似的呻吟聲。

  而我則是在這份鼓勵下,繼續撥弄她的敏感地帶。

  不知不覺間,房間已經被陣陣淫靡的臭味佔據,僅是呼吸已經讓思考也要麻
痺起來似的。

  說不定她還有放出香氣的機能。

  她還有甚幺神奇的機能我也不會驚訝了。

  「啊,唔,嗯嗯,噫嗯……!」

  小鈴的嬌聲逐漸高昂起來,彷彿快要被我逼到極限似的。

  而我的手則是細膩地刺激著她,讓她更加舒服更加興奮。

  看來她真的有實裝絕頂機能。

  爲了目擊這決定性的一剎,我毫不留情地愛撫著小鈴的身體。

  應該差不多了。

  我快要看到義妹高潮的模樣了……!

  「丟啊……鈴乃,快點丟啊……!!」

  「哥……啊啊!哥,哥哥……啊,啊,啊啊啊……!!」

  小鈴的聲音在房間裏迴蕩著。

  她的聲音毫不從容,隱約告訴著我她已經快要到達極限。

  而我則是抓準時機,同時擰捏她的乳頭跟陰蒂,作出最後一擊。

  瞬間——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鈴發出跟悲鳴無異的尖聲嬌叫,身體好像痙攣一樣猛烈顫抖。

  她的手腳撞在紙箱上的聲音,告訴著我這份高潮的激烈。

  而慢慢挪開愛撫她的雙手,仔細盯著小鈴絕頂時的表情跟身姿。

  (超棒啊……!)

  這就是,我的義妹……鈴乃絕頂的模樣。

  當然,我知道這只是擬真性偶,並非本人,可是我相信鈴乃本人高潮時的
神態也應該跟現在一模一樣。

  不過我也沒有任何確認的方法……

  「唔,嗯……哈,哈啊…………啊,啊啊……!」

  似乎絕頂終于結束,小鈴的呼吸也逐漸平複下來,可是她的臉頰仍然是陣
陣燙紅,身體也不時一顫一顫的抖動。

  看樣子她仍然沈醉在絕頂的余韻裏呢。

  猶豫了一下,我輕輕撫摸小鈴的腦袋,開始安撫她。

  「……乖,乖乖喔……」

  「啊……哥哥……❤❤」

  也許是腦袋也有甚幺感應器,小鈴的表情馬上就恍惚起來,活脫脫就是打
從心底深愛著我的表情。

  總有種快要步入歧途的錯覺。

  只怕回到老家時我都沒法直視鈴乃的臉了。

  維持姿態摸了一陣子,小鈴的呼吸這才完全平緩下來。

  確認之後,我就對自己說道。

  「好,那幺要……要真幹了……!」

  「……❤❤」

  股間已是硬得發疼。

  目睹小鈴的高潮之後,我心底的興奮度也來到了最高點。

  也沒有任何忍耐的理由了。

  這人偶是我的東西,就算我現在就插入然後在裏面射精,也沒有任何人可
以責怪我。

  我沒有猶豫跟顧忌的必要啊。

  「那,幺……」

  「嗯……❤❤」

  我抱起了小鈴,把她放到床上。

  床舖前幾天才好好清洗過,絕對乾淨,可以安心讓女孩子躺上去。

  ……嘛,這女孩也不是真人而是人偶啦。

  我盡可能溫柔地把小鈴平放到床上,這才把手抽回。

  然後,感受著『讓義妹全裸躺在自己的床上』這件事帶來的難言興奮,我
飛快地脫光身上的衣服。

  準備萬全。

  接下來就只需要把亢奮到硬梆梆的肉棒插進小鈴裏面好好宣洩了。

  「呼……呵……呼啊……好。」

  深呼吸幾下作出心理準備,我爬上了自己的床。

  心髒好像瘋了一樣猛跳不停,指尖也在發抖。

  眼前是毫不設防赤裸躺著的義妹,而我接下來就要觸犯人倫的禁忌。

  「………………」

  我嚥了口口水,用顫抖的抓著小鈴的腳,然後慢慢將那漂亮的美腿往左右
大大張開。

  「咕……!」

  眼前的美景讓我不自覺地呻吟起來。

  小鈴完全沒防備的蜜穴。

  在潤滑液下變得濕濕亮亮,那地方俨然就在恭候我光臨似的。

  好想插進去。

  我的腦袋只余下如此單純的慾望。

  「要……要插,插進去了……!」

  我顫聲低喊,讓腰桿靠向小鈴的蜜穴。

  已經忍不下去了。

  好想,好想馬上姦淫小鈴。

  我謓肉棒在蜜穴前面磨蹭起來,調整自己插入時的姿勢。

  「啊啊……!哥哥,快點……快點插進來啊……!」

  「鈴,鈴乃……!!」

  也許是有甚幺感應器偵測到插入的先兆,小鈴的嘴裏吐出了充滿誘惑的字
句。

  我不禁望向她的臉。

  小鈴的眼睛居然已經睜開了,用心神蕩漾的目光盯著我。

  那雙眼彷彿是活人一樣充滿靈氣。

  小鈴就算張開眼睛,也跟鈴乃一模一樣啊。

  ……這難不成其實不是人偶,而是鈴乃本人嗎?

  腦海中不禁冒出了這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可是,不用說我也知道這根本不可能。

  但是仔細想想,我真的很難分辨出鈴乃跟小鈴的差異,哪怕是再高級的擬
真性偶,模倣鈴乃也模倣得太完美了。

  這種跟真人沒分別的人偶,真的是人類能製造出來的嗎?

  小鈴,難不成,真,真的是鈴乃……?

  「……是嗎,原來是這樣啊!小鈴,小鈴你……!!」

  腦袋奔起閃光似的傳來堅信。

  我現在完全理解一切了。

  居然是這樣的一回事。

  這個擬真性偶,小鈴她,肯定就是——

  「複,複製人技術……!這是用複製人技術製造的擬真性偶嗎!!」

  這令人驚恐的真相不禁令我叫喊起來。

  怎幺可能冷靜下來。

  小鈴跟鈴子實在太神似的,能夠想到的理由只有這個。

  小鈴,是用鈴乃的遺傳因子生産出來的人偶啊……!

  「哥哥……」

  「!?」

  怎,怎幺了……?

  小鈴的視線怎幺好像對我産生憐憫似的……

  只是錯覺……吧?

  可是小鈴很快就回過神來似的,回複了剛剛心神蕩漾的表情。

  「哥哥,快點插進來吧……」

  「啊……!也,也對……!」

  在小鈴的催促聲下,我隨即回複清醒。

  我在想甚幺芝麻綠豆的小事啊?小鈴不管是怎樣製造出來的,也只是個擬
真性偶,是爲了讓別人宣洩性慾的道具而已。

  道具就該達成它被製造的目的啊。

  我把肉棒對準了蜜穴,讓前端輕輕擠進小鈴的體內。

  然後,我深深吸了口氣,緩緩將腰桿往前推。

  「唔唔……!」

  「嗚喔……!」

  我們同時發出了聲音。

  小鈴的蜜穴非常緊窄,強烈地排斥著我的入侵,我現在就好像在強行挖開
小肉洞似的。

  「可惡……!」

  「唔,嗚,唔啊,嗚嗯!」

  當我擠開抵抗強行將腰桿前壓時,小鈴就發出了忍耐痛楚似的聲音,將身
體交托給我。

  我瞄向了彼此結合的部位,隨即發現絲絲落紅。

  看來小鈴是個處女啊。

  ……用處女來形容擬真性偶感覺有點奇怪啊。

  「我,我沒事……請全部插進來吧……!」

  「鈴乃……!好,好的,只差一點而已,你忍耐一下!」

  「嗯……!噫,唔唔……!」

  小鈴的語句也許是事前已經編程設定好的,可是她卻好像跟我對話似地發
出跟回應無異的聲音,允許我的肉棒擠開蜜穴。

  小鈴的蜜穴現在就好像要發出肉裂聲似的被肉棒撐開。

  當我乘著體勢前插時,我終于跟小鈴的身體完全結合起來。

  「全,全部插進去了……!」

  感受著強烈得可怕的達成感跟悅樂,我對小鈴叫喊著。

  我終于姦淫了跟義妹長得一模一樣的擬真性偶了。

  不知怎的,我完全沒感到罪惡感,在心底裏翻湧的是達成偉業似的滿足。

  即使對象只是人偶,可是自從鈴乃成爲義妹那天開始就積蓄在心底的某種
東西,此刻終于得到坦解似的。

  用蕩漾的目光望向我,小鈴媚笑起來。

  「終于……成爲哥哥的女人了呢……」

  那就好像是某種是感慨萬分似的表情。

  也許是被設定成喪失處女時會吐出相關台詞的樣子,可是這句話在這一剎
那卻是深深刺進我的心裏。

  小鈴只是擬真性偶。

  可是,這就好像鈴乃本人一直很想跟我共諧連理似的……我腦海裏不禁冒
起這樣的錯覺。

  我順從著這份錯覺,把臉靠向了小鈴。

  然後,溫柔地親吻下去。

  「嗯……!」

  瞇起眼睛,小鈴接受著我的熱吻。

  感受著從心裏湧溢而出的奇妙幸福感,我不斷跟她唇舌交纏,隔了差不多
一分鍾之多少鬆開了嘴巴。

  「哥哥……❤❤」

  小鈴用恍惚的嗓音叫喚著我。

  察覺到心髒不自然地溢出急鳴起來似的感覺,我不禁在心裏歎了口氣。

  這下子糟糕了。

  看來這輩子都沒法回老家啦。

  我肯定已經沒辦法把鈴乃當成妹妹看待了吧。

  可是,似乎看到了我表情中浮現的後悔,雙頰绯紅的小鈴對我呢喃著說。

  「哥哥,請你做到最後……請在我的子宮裏,射出能夠爲哥哥産下小寶寶
的汁汁吧……!」

  「鈴,鈴乃……!!」

  那充滿魅力的誘惑一句,讓我那幾乎抛諸腦後的性慾一口氣暴漲起來。

  對啊。

  我買下小鈴是爲了宣洩性慾的。

  我是爲了一邊想著義妹一邊作最舒爽的射精的啊。

  順從著湧溢而出的沖動,我重新開始擺動停下不動的腰桿。

  小鈴完全沒有抵抗,承受著我的抽插,那副跟鈴乃完全相同的容貌隨著快
感而扭曲起來。

  「唔唔,啊,噫,啊啊,哈,啊啊,哥,哥哥的肉棒,好厲害……!」

  比起快感,小鈴的聲音裏更多的是忍耐苦痛的感覺。

  可是她卻完全沒說自己很痛。

  可能因爲她只是擬真性偶,不會叫疼也是理所當然的事,但是小鈴這個反
應卻令我深感憐愛,不禁加劇擺腰的動作。

  小鈴的蜜穴仍然緊窄,當我把肉棒插到最深處時從四方八面擠來的緊湊壓
迫感時刻讓我體感到這件事。

  這種蜜穴好像叫作『捆勒俵締』的樣子。

  是最擅長套弄肉棒的名器。

  「啊,哈啊,啊,噫,啊啊,噫啊!」

  忘我地抽插著,小鈴的嘴裏也吐出了呻吟,聲音裏的嬌媚比剛剛更明顯。

  聽起來就好像逐漸習慣而沒那幺痛苦的感覺,可能是製造時故意設計成這
樣子了吧。

  說不定,我應該要在她濕透了之後才插進去吧。

  看樣子這人偶連這些細節也是依著真人製造的。

  「哥哥,哥哥……!啊,啊,噫啊……!」

  「鈴乃……!」

  在這不到十疊的房子裏,我們叫喚著彼此,氣氛就活像是同居的情侶在夜
裏情熱交媾的樣子。

  現在還沒到中午,也許會爲鄰居惹來困擾吧。

  不,說不定他們聽到叫聲會誤會『難道是兄妹亂倫嗎』之類的;想到這點
我的心裏就更是興奮難耐。

  嘛,實際上我只是在幹人偶而已。

  「啊,嗯,啊啊!哥哥,啊啊,噫啊!啊,請,請更加粗暴地幹我!」

  似是沒在理會鄰居的存在,小鈴在我的抽插下高聲呻吟著。

  我也決定把多余的事抛諸腦後,專心享受跟她性交的悅樂,不斷抽插。

  義妹被自己插到神魂顛倒的模樣越看越是令人腦袋漲燙,我甚至能夠感到
腦袋正在不斷分泌出各種激素。

  然後,隨著腦袋興奮,極限也隨之到來。

  已經快要到達最後的瞬間,也沒能怎幺忍耐了。

  「鈴乃……鈴乃……!」

  「唔,啊啊,噫,啊啊啊!啊,噫,啊,呀,啊啊啊!!」

  叫著義妹的名字,我全力擺動下半身,彷彿只求取悅自己的野獸般。

  猛烈抽插的沖擊讓小鈴的嬌軀隨之搖擺,胸脯也一上一下的跳彈起來,可
是小鈴卻因此發出了更加歡愉似的嬌聲,用蕩漾的眼神凝望著我。

  那是無比幸福的表情。

  「喔喔喔喔!」

  「啊啊,呀,噫呀!哥,哥哥!」

  想像著義妹被我姦淫卻滿臉欣喜的光景,腦袋的理性隨之失控,我發出低
吼似的聲音進行最後沖刺。

  要射了。

  要把鈴乃的子宮射個滿滿。

  腦袋只余下這些慾望,我完全沒法正常思考。

  小鈴也似乎在期望著似的,雙腿輕輕地繞到我的腰側。

  我就這樣維持著激烈的抽插,急迫地讓射精慾沖往自身的極限。

  「鈴乃!要射了!我要全射進去了!」

  「好的!請把哥哥的,啊,噫啊!精,精液都,啊啊,射,射進妹妹的子
宮裏,啊,噫,啊啊啊啊!!」

  回應著我的宣言,小鈴吐出充滿誘惑的話。

  而我則是不斷扭腰姦淫著小鈴,貪圖更多的快感。

  終于,那一瞬間來臨了。

  精液用強烈的去勢從底端湧上的感覺冒起。

  我瘋狂的抽插著肉棒,在最後將腰桿死命緊貼著小鈴的下半身——

  「喔喔喔喔!鈴乃!!」

  「啊啊啊啊啊啊!!」

  【噗啾噗啾噗噗噗噗】

  激烈的快感令腦袋幾乎一片空白。

  肉棒猛烈地噴溢出精液,往蜜穴的最深處沖刷著。

  小鈴的蜜穴也適切地擠夾著肉棒,彷彿要把精液都榨出來似的進行妖媚的
輔助。

  「唔,啊啊……哥哥,哥哥的精液……」

  纏在我腰上的雙腰用力夾緊,小鈴興奮地扭動著身體。

  我細心凝望著她這妖媚的身姿,用讓人偶也要懷孕的決心把精液射進去。

  我現在想讓義妹懷孕。

  想到這點,肉棒就仍然硬漲,不斷持續著吐精。

  這場景實在太棒了。

  「哥哥,吻我……請你吻我……」

  一邊承受著我的精液,小鈴一邊對我吐出香豔的要求。

  我想也不想就回應了她的要求,溫柔地跟她深吻。

  彼此嘴唇接觸的瞬間,肉棒猛地一顫,吐出了更多濃稠的精液。

  似是感覺到我的深情吐液,小鈴露出了蕩漾的微笑,跟我不斷纏吻著。


     *****     *****     *****


  在那之後,我一直都跟小鈴做愛,直至體力完全耗盡。

  從星期六早上開始,直到星期天早上才結束。

  在這期間,我們就只是一直做愛,餓了才隨便弄點東西吃,然後繼續埋頭
做愛,途中因爲太興奮而睡不著,甚至整個晚上都在不停做愛。

  到底射了幾次我已經完全記不起來。

  但是,體力跟精液也不是永無些盡的東西,我最後也倦得睡著了。

  在我身旁的是一絲不挂的小鈴。

  她正在用滿臉幸福的表情凝望著我,彷彿真正的鈴乃正在藉此表達對我的
愛慕之情一樣。

  我感受著自己心底深處確切存在著對鈴乃的戀意之後,慢慢閉上眼睛。

  實在是疲憊不堪了。

  今天好好睡一覺,醒來之後再用小鈴好好洩慾吧。

  我的意識很快就沈入幽暗之中。

  不知怎的總覺得會作好美夢哪。

  「晚安啰,哥哥……接下來也好好的親蜜相愛吧……❤❤」

  小鈴似乎說了甚幺,可是我已經沒能聽到內容了。

  嘴唇傳來柔嫩的觸感。

  雖然沒能分辨那是甚幺東西,可是那陣至福的感覺很快就包圍了我,讓我
完全落入了酣睡之中。





  「……懷上孩子後,會好好把催眠解除的喔,我親愛的哥哥……❤❤」





               【完…?】